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Mike隋再拍网剧:曾因工资低拒做周迅外教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8:19:47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Mike隋再拍网剧:曾因工资低拒做周迅外教

Mike隋近日再拍网剧

两年前,Mike隋在微博发表“一人模仿12角”视频后一炮而红。昨日,Mike隋主演的全新手机剧登录各大网站。“写字要写繁体”“能用英文绝不说汉语”“拍照不秀logo就不过瘾”。新剧中,Mike隋依然一口流利的中文,调侃了生活中种种“装”的可笑行为。

Mike隋是中美混血,7岁时随母亲定居北京,15岁回到美国。Mike隋极具语言天赋,先后学习了英语、汉语、西班牙语、法语等。虽然“12人视频”爆红网络,但Mike隋却并不想被带上“网络红人”的称号,他说,不想成为第二个大山。走红至今两年半,他没上过一个外国人的节目,“我是真把中国当家。既然这样,就要回馈这里,让这里变得更好。”

曾经的我也是学霸级的

新京报:你的中文怎么说得这么好?

MIKE隋:我小学在北京上的,爸妈在使馆工作。其实你近半年在哪儿生活语言就会娴熟很多,用得多嘛。我回美国3个月英语就回来了,中文“萌萌哒”这些网络用语就不会用了。中国人的生活节奏太快,很容易跟不上。

新京报:你在中国读书时学习好吗?

MIKE隋:我小学时是学霸+高富帅,还考上了实验学校的初中。后来突然不知道怎么着生活就螺旋形下降,初中时喜欢上一个学姐,天天去月坛滚轴、华威八楼,这些都是只有北京人才知道的有故事的地方。高中也是,本来我超级学霸的,后来在法国留学时喜欢上了一个法国姑娘,谈了几年,那姑娘跟我分手时实在太伤心了,没法再继续读书了。可见,早恋毁一生,我的人生就像一段玩笑。

新京报:后来为什么决定回中国发展?

MIKE隋:我19岁时回来度假,本来是回来玩的,偶然进了一次夜店,发现北京好好玩。我之前都是在后海喝25块钱的啤酒,完全就是一个旅客,因为美国21岁才能喝酒,那时我能喝酒觉得还挺惬意的。第二天我就跟我爸说,我要在中国发展了。

“12人视频”是为追姑娘

新京报:据说你发“12人视频”的初衷是为了追姑娘?

MIKE隋:是,那个女孩当时在演艺圈也算小有成就,但我那时借宿在朋友家,穷疯了。那个时候我刚刚学会拍网络视频,第一个视频是和王啸坤一起做的,他的粉丝都“顺便”成了我的粉丝,我说不行,我得自己试试。我咬了咬牙,拿了5000块钱作为微博营销费。我朋友说你想要多少点击,我说要是有一万点击,那个女孩肯定会对我刮目相看,因为她当时觉得我太渣了。(最后追求成功了吗?)我俩交往了两年,近期分手了。当时追女孩可累了,请不起人家吃饭,那时餐标300到500元,吃一次皇城老妈500元,一次海底捞278元,是一个差不多的价格浮动区域,牛排168,红酒288、388,就得咬牙。根本请不动,跟朋友借钱,我觉得真是特别没必要。

新京报:那在“12人视频”之前,你就对表演感兴趣了吗?

MIKE隋:我以前就学过表演。2009年的时候,我主要靠打牌(德扑)为生,可不稳定了,我爸实在看不下去我的混混生活,他知道我高中学过表演,就给我安排参演了一个他朋友投的戏,一个叫《将军日记》的古装剧。

演戏不是为了铁饭碗

新京报:你现在也拍了不少戏,但好像都没有“12人视频”火?

MIKE隋:“12人视频”是很多累积的料,不是那么容易就出来的。我选择了三十年中国人学英语的大笑柄“Fine,thank you,and you?”还有就是“你想怎样”,这都算是制胜的法宝。我就像中国网络的鸟叔,他第一首歌和第二首差很多,你都不知道他出了第三首歌,很难去效仿。我的目标不是网络红人,前些天我参加个节目央视主持人还这样介绍我,“著名网络红人”。我其实是奔着影视、主流去的。之前还有个网站要让我做“XX牛人”,也让我决绝了。

新京报:那你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MIKE隋:我不会做第二个大山,我回中国不是为讨好中国人,蹭一个铁饭碗。王力宏、成龙都做不了好莱坞和横店的桥梁,他们不是最地道的两地产物,但我可以。我这两年半没上过一个外国人的节目,我是真把中国当家的。

【美式思维】

“谁都可能做过道德边缘的事,谁都可能无意得罪别人,谁都可能毫无征兆被人算计,所以黄海波因花钱解决生理问题被捕,我觉得没必要大肆渲染,点儿背而已。以上是我客观看法,下面是我个人看法。海波,拍《决战刹马镇》时你在我肩膀骨折时拍打伤处,让我伤势加重,声称是意外却不道歉……我只送你一个字,该。”

黄海波嫖娼被抓时,MIKE隋的一条微博被认为是落井下石。

——我是觉得两男人要争就不如明着争,两个人都在高处,他栽下去我骂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两人不在一个高度)我骂他。但我一句话不说也挺假的,这种荧幕上装好男人的人,丑事被爆出来也是好事。像文章这样靠着荧屏形象获得优越生活,是不对的。作为艺人应该表里如一,才值得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和财富。

■ 错失良缘

差点做了周迅的外教

新京报:听说你演戏前曾有机会给周迅当外教?

MIKE隋:那是2008年,我实在没事干,在外国人的人事网上看到招聘外教,我就和她经纪公司的人碰了面,在三里屯见了一次周迅。当时一个月我要3万,他们给1万5,我想我还得跟着她全国跑,就没去。

我是一个不错的英文启蒙老师,英语最难的是帮人开口讲话,再没天赋的人我也能让他们张嘴讲话。那时我有8到10个学生,一周几次课,一节课250到300块钱。

新京报:但你又喜欢表演,跟着周迅说不定就能有演戏机会,怎么没降个价?

MIKE隋:我是打德扑出身的,打了十多年,喊了价就别怂,心理价位就别退让。而且我始终认为这是个合理价位。我不能抱着找演戏的机会去教她英文,那样很不专业。

后来有次我看到汤唯的一个英文采访,大家都觉得她的英语好,我觉得周迅完全可以超越她。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性感翘臀美女写真图片

素颜美女

定制旗袍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