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佩斯谈央视春晚偶尔也看但不一定是过年时《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6:45:23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陈佩斯

11月1日报道 陈佩斯的经历,像侧看十指,起起伏伏。离开春晚十几年了,那个油腔滑调的“陈小二”总是被人想起:你什么时候回来?可他不愿回去,因为红火的背面是煎熬。

编剧史航曾说:“这个时代,小品有赵本山,电影有冯小刚。两道大幕拉开,发现屏蔽了一张王牌:陈佩斯。他就像一个货郎,一场场地演话剧,在此地就不在彼地。我感觉他很孤独,但至少有成就感。”不错,对投身话剧行业,陈佩斯如此形容:用十个手指撑住一个小拇指,轻松得不得了!

成名·春晚

“老被电视糟践,时间长了就没价值了”

潇湘晨报:这几年做话剧是不是感觉和当年演小品不一样?

陈佩斯:有一样的,也有不一样的。以前电视上都是把我的微型喜剧话剧夹在晚会中间传播出去,现在是整个一台话剧的呈现,一个是被动的附属,一个是主动的掌控,现在的发挥空间显然更大一些。

潇湘晨报:但上春晚关注度高,应该会更好点吧?

陈佩斯:其实那些年我们每次看完电视转播出去的片子,都会非常不满意。他们的片子只是表现了我们整体的五分之一,电视镜头打过来,给个全景吧,细节没了;给个特写吧,旁边人的表演没了。每年春节晚会前,我们都会带观众彩排,现场气氛非常火爆,非常舒服,但真的要做出片子再看,远远不够。

潇湘晨报:那岂不是很纠结?陈佩斯:对,就是瞎耽误工夫。那时候纠结、挣扎,每次都非常不情愿地去了,然后不满意地回来了。其实后来我就觉得,老被电视糟践,时间长了就没价值了。

潇湘晨报:这是你决定离开电视舞台的主要原因吗?

陈佩斯:原因比较多,一个是艺术上的,还有一个是我对喜剧有自己的看法。我觉得电视应该使用蒙太奇手法、运用镜头语言来把节目呈现给观众。但那时候的电视节目,就只是单纯地记录舞台表演。我做了大量的劝解,但我所有的艺术想象力都没有被采纳。

潇湘晨报:会压抑吧?

陈佩斯:不压抑。我们是请和被请的关系,不是从属关系。我知他,他不知我。我远远高于他,但我不能永远低就、俯就他,时间长了受不了。

潇湘晨报:但电视的受众更多,相比之下剧场比较小众,你担心观众流失吗?

陈佩斯:不担心。有的人痴迷大众传播,但像我这种人,经过了,我不痴迷,我是个冷静的人。其实这就像谈恋爱,两个人的审美情趣都不一样,没有共同语言,就散了吧。我们不是知己。

潇湘晨报:关注过这几年的春晚吗?

陈佩斯:看,偶尔也看,但不一定是在过年的时候。因为过年的时候,要陪家里人包饺子,看老人们搓麻将,端茶倒水。

守护·喜剧

“舞台艺术的消失是人为的失败”

潇湘晨报:对电视和舞台的发展,你一直有个心结?

陈佩斯:在国外舞台艺术的发展是很好的,比如说,一个艺人如果利用政府资源来推行你的票,那就属于不平等竞争。一个艺人如果用你的电视影响力来舞台获取利益,那也是不被允许的。在国外,很难看到大型晚会。比如在法国,你要看一场舞台演出,可能要提前一天订票,但如果电视台把内容都播出去了,电视台这一晚上挣的广告钱可能就是这个产业五年十年的利润。像春晚这种节目,在国外可以演十年二十年,但在我们这儿,把所有人都榨干了,总导演一茬一茬地换,大套路变化不多,但老是去找新的卖点,所有人都很焦虑。看起来他是挣钱了,但只是他一家挣钱了。所以,自从中国的电视

台发展起来后,舞台艺术就

消失了,不是自然的消亡,而是人为的失败。

潇湘晨报:这样的大趋势下,为什么没选择随波逐流?

陈佩斯:那个时候我也在那个空间,发现这个问题后就离开了。现在出了《不正当竞争法》,但还是有电视台在破坏它。其实,我也不痛心,这对我来说就是喜剧啊!你看着他挖坑把自己埋了!但我不能做这样一个人,只能退出。那天我看《舌尖上的中国》,一个香港老太太和她丈夫一辈子都在做虾酱,后来,男的走

胸部发育不良怎么办

假体隆胸需要多钱

皮秒激光祛斑的价格

隆胸假体取出后腔隙多久能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