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手机预装报备遏制恶意软件不影响产业生态链

发布时间:2021-01-22 16:10:43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国内智能手机预装愈演愈烈,而部分鱼目混珠的恶意软件窃取用户隐私、偷跑流量和吸费等问题则深深的困扰着消费者。

手机预装软件的种种乱象下个月有望得到改善。今年4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关于加强移动智能终端进网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将从11月起执行。

《通知》要求,手机厂商预装软件必须经过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审核,并要求手机厂商不得安装未经用户同意,擅自收集、修改用户信息的软件,以及给用户造成流量消耗、费用损失、信息泄露等不良后果的软件。

中兴通讯手机事业部手机战略发展部部长吕钱浩接受《通信产业报》(网)采访表示,《通知》的出台以及具体执行将进一步完善智能手机的监管,对目前国内鱼龙混杂的预装市场产生一定约束力。

也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预装软件的问题涵盖了手机厂商、电信运营商、各级经销商、应用软件提供商、渠道商等多个环节,《通知》仅从手机生产环节进行规范,对于恶意预装软件的整治恐难一劳永逸。

从入网环节把好软件关

近年来,智能手机迅速普及,虽然连年出货量迅速递增,但手机厂商却陷入利润摊薄的尴尬境地。

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越4.5亿,同比增长45%,其中2季度增长52.3%。在我国国产手机大多以安卓平台为主要阵营来研发和生产手机,同质化问题严重,“价格战”成了大多数终端厂商无奈的选择。

在利润被稀释的情况下,部分手机生产商与运营商、经销商与软件商合作做起了软件的预装生意。

手机预装软件用不着、关不了、卸不掉,广大手机用户因此备受困扰,一些恶意软件除了占内存、耗流量,还对个人隐私和财产安全造成巨大威胁。

在北京的一家三星电子维修网点,服务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三星手机里的预装软件仍然不能卸载。通过第三方软件ROOT后可以卸载但是不再享有保修权利。手机用户如果更改手机权限进行ROOT刷机就不能享受保修服务几乎成为行业的惯例,用户独自删除预装软件陷入两难境地。

记者从一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国内几家规模不小的刷机公司目前业务仍然很繁忙。一位深圳的一点通刷机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目前预装工作仍然可以操作,只能针对那个三星(手机)的全系列,还有联想(手机)的大部分型号。

这位业内人士还透露,所有的预装软件并不是在手机出厂时全部预装完成的。手机出厂之后,还存在不止一个软件预装的环节。以三星手机为例,下面有很多代理商,全国代理商,二级三级代理商等等,这些代理商拿到机器之后,也会往里面批量地刷入软件。一般都会刷入比如说10款,或者是20款,他会有不同的软件包。

TCL通讯COO王激扬认为,作为终端厂商,真正要做的是从用户需求的角度,提供更精准的原始需求匹配和释放更开放的用户权限,他称TCL手机预装的所有第三方应用均可卸载,idol X产品已支持ROOT后保修。

不影响移动互联生态链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通知》的出台主要目的是为了打击恶意软件。酷派副总裁苏进表示,“问题不在于是否预装,而是怎么预装,预装什么。”

近年来,伴随着智能手机大量普及和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由恶意软件引发的安全问题日益严峻,正形成一条庞大的黑色产业链。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安全所移动应用和智能终端安全部主任潘娟向记者介绍,2013年上半年被查杀的手机恶意软件多达51084款,感染的手机多达2102万部,同时手机恶意软件问题涉及到芯片、操作系统、应用软件、应用商店、云平台数据等多个环节。

趋势科技中国区网络安全监测实验室移动安全产品资深经理刘政平接受《通信产业报》(网)采访表示,绝大多数手机软件更新时要求手机用户同意获得位置信息、读取手机状态和身份,以及访问用户的照片、视频,甚至通话以及完全的互联网访问权限。

愈演愈烈的手机预装环节正成为恶意软件的滋生地。

“目前我国手机制造厂商多达557家,其中399家是有品牌的厂商,其余为小规模手机厂商或无牌、贴牌手机厂商,这类厂商在预装软件方面难以有效监管。”在一次公开场合,针对手机预装软件的监管难,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如是说。

国内手机厂商在手机硬件本身所获利润被挤压时,预装应用和增值服务逐渐成为手机厂商重要的获利方式;对渠道商而言,刷机利润可观;对应用开发者而言,手机内置软件也成为其抢占市场、获取用户的一种捷径。

一位不愿署名的APP开发者接受《通信产业报》(网)采访时直接指出,手机预装已经成为其APP直接获取用户的主要途径之一。

手机预装软件背后的利益不容小觑。艾媒咨询一项调查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应用预装市场规模在2013年预计将达到27.2亿元。此前360手机助手产品总监郭子文曾对媒体透露,通常单台手机每预装一个软件可以向软件商收费八毛钱到五块钱不等,还存在靠预装在后面偷跑流量或扣费这样的行为来变相盈利。

对于即将实施的手机预装软件报备,吕钱浩指出,手机预装软件报备的政策对于国内主流手机厂商影响不大,与其合作的多是知名的互联网应用。政策更多影响的是一些山寨手机厂商。

仍存真空地带

有业内专家指出,《通知》仅从手机出厂方面对手机厂商进行约束,手机从出厂到达消费者的这一时间段处在监管真空地带,恶意软件预装手机仍然有可乘之机。

艾媒咨询CEO张毅向记者介绍,目前预装软件主要有三种途径,一是运营商向手机厂商定制时,要求手机内绑定自己提供的相关应用;二是手机出厂时,手机厂商预装自家或与之建立合作的第三方应用程序;三是在手机层层分销过程中,经销商借渠道推广与软件商合作进行预装,或刷机预装软件。

对此,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杨培芳认为,解决手机预装软件问题需要多层治理,《通知》代表了政府监管部门的态度,同时也需要行业自律和社会监督去综合解决。这是一个联动机制,只靠政府或只靠自律是不行的。

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运行部主任王明华表示,《通知》是针对手机生产环节。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正在制定黑白名单规范,标准出台后安全厂商、运营商、应用商店等可根据黑名单内容,直接在底层对恶意软件进行屏蔽。从硬件生产环节和软件流通环节两个主要关口对恶意软件进行有效治理。

用户实际上对手机是有完全的控制权限的,外界期望此番政府监管部门对恶意软件多方面围剿能够真的治标又治本,让用户真正享用我的手机我做主。

逍遥天地安卓版

三国战神最新版

风暴之争新版

天涯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