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稻草出口日本禁运风波是嘛

发布时间:2021-07-10 19:10:52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稻草出口日本禁运风波

今年1月底,在经历了长达9个月的禁运之后,我国稻草终于重新恢复了对日出口。目前,在国内从事对日稻草熏蒸出口的24家企业,都集中在辽宁省大连市。禁运曾让它们蒙受了巨大损失。孙岭在大连进行了采访,了解到了最新情况。

稻草出口解禁 检验更加严格

稻草出口解禁已有一个多月了,这些稻草加工企业是否已经全部恢复了正常的生产呢?

来到辽宁省大连市的甘子井区,目前我国24家出口日本的稻草加工企业就全部集中在这方圆5公里左右的范围内。1月17日日本正式宣布稻草出口解禁之后,这些企业就已经全部恢复了生产。

和禁运前相比,解禁后对中国出口日本稻草的检验检疫标准在技术参数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辽宁省检验检疫部门人员告诉我们,解禁后标准的执行变得更加严格,而且企业相应的成本和投入也都有所增加。

稻草的熏蒸过程其实并不复杂,工厂将稻草原料送入熏蒸消毒车间,经过蒸汽罐自动处理达到86摄氏度加热4分钟的标准后即可出炉。

在熏蒸车间,看到,稻草装罐之后,工人将记录温度的探头和标签插入草堆,中日检疫官就在一旁监督工人的每一个动作。检疫人员告诉我们,这是重新恢复出口后,检验过程中明显增加的一个环节。

辽宁省检验检疫局植物检验检疫处副处长刘锦东说:“ 过去是插好后,现场检疫官看一下就算完成了。现在一定要检疫官到场亲眼看到操作,直到一个个插得完全符合要求才离开现场。”

当熏蒸好的稻草运到成品库后,检验检疫人员还要进行成品检查。和禁运前相比,现在的检查也更加细致和严格。

刘锦东的同事沈延宁介绍:“以前每一锅草次检出三件,按1%的抽检.即抽出三件、掂三下看一下有没有活害虫和应检物。现在必须得开包,且经过揉碎后要过两遍筛。”

经过层层严格检查后的稻草在经过中日动植物检验检疫人员的签字认可后才能装车运走。

检查环节的增加直接导致了生产时间的延长,稻草产量也明显减少。据了解,禁运前,每家工厂每天可完成2个批次的生产,而现在,一天最多完成一批半,24家企业的产量普遍下降了60%以上。

此外,为了重新恢复出口,24家稻草加工企业都进行了全面的技术改造,包括更换感温探头、更新蒸汽罐。在这家名为三丰的工厂,厂长侯敏告诉,由于各方投入的增加,他们的稻草生产的成本也大幅提高了。他说:“开禁后操作程序要求更加严格,成本进一步提高。油价上涨后,我们每吨油耗增加到四十块钱。另外,生产量减少,人工摊销费用随之增加。现在要生产一吨草要比过去增加20美元以上的成本。”

尽管如此,回想起长达9个月的禁运,这些稻草加工企业对恢复生产仍然感到庆幸。9个月的禁运对于这些企业来说就像一场噩梦,把它们一下子推到了工厂停产、工人下岗的境地,那么这场噩梦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对此进行了调查。

一己私利 铸成大错

在大连甘井子区,几家稻草加工企业的厂过去房连成了一片,这家大门紧锁、略显破败的厂房就是大连居城生物饲料有限公司的。几经查找,也无法与这家公司取得联系,据周围的企业反映,自从质检部门宣布取消居城生物经营对日出口稻草的资格后,这家企业就似乎从人间蒸发了。

从残破的玻璃窗中依稀可见库房里堆积如山的稻草,据说,在禁运前,居城生物的稻草产量一直十分可观。相比其他企业,居城生物每天加工出口的稻草显得又快又多。

2002年3月28日,当居城生物又一批总重14吨的出口稻草抵达日本博多港时,日方检验检疫人员竟然从秸秆中发现了大量二化螟虫活虫。4月9日,日方又在另一家企业大连松原星大饲草有限公司的稻草产品中再次发现了二化螟虫活虫。

4月11日,日本农林水产省发布公报:在查清问题原因及得到有效改进之前,暂停从中国进口稻草。

刘锦东告诉:“当时的照片资料传真,我们看了之后觉得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但一听到公布,就感觉问题非常严重。”

经过检验检疫部门的调查,大连松原星大饲草有限公司的稻草出现问题主要是熏蒸锅炉感温探头出现机械故障;而居城生物饲料有限公司则是有意识地篡改了计算机温度自动记录,使没有达到熏蒸温度和熏蒸时间的稻草在计算机上显示合格,骗过了在场的中日检疫官,拿到了出口“合格证”。

由于涉及企业造假,日方对中国整个稻草出口加工行业都提出了质疑,要求中方拿出切实有效的整改措施。

在日方宣布禁运后,24家稻草熏蒸企业和200家供货商都被迫停产,大批已经运抵日本的稻草也被退回,工人放假,仓储业、运输业、船务公司等相关行业也损失惨重。在前后9个月的时间里,仅直接经济损失就已经达到了3000万美元。

为了重新赢得稻草出口市场,质检部门付出了艰苦的努力。辽宁省检验检疫局根据我国的《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实施条例》作出决定:

取消大连居城生物饲料有限公司经营对日出口稻草的资格;大连松原星大饲草有限公司以及所有稻草熏蒸企业全部更换经中日双方共同确认的感温探头;对所有稻草熏蒸企业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技术整改,进一步完善生产管理措施。

2002年10月上旬日方派专家来华考察,对我方稻草处理设施改善情况和管理措施表示满意。2003年1月17日,大连食品集团育马场的41.56吨稻草离开大连港发往日本,被禁9个多月的中国稻草终于再度恢复出口。

因为大连居城生物饲料有限公司一家企业欺瞒造假,殃及其他20多个同行一起受到惩罚,这起稻草禁运事件给国内企业上了生动的一课。在严格规范的国际市场上,信誉是企业最基本的通行证。不顾信誉、贪图小利的结果,只能是付出更惨重的代价。这一点,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新情况下,变得更加重要。

了解到,出口稻草被日本禁运9个月,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就有3000万美元,由此我们也能看到,不起眼的稻草中间包含着可观的经济效益。过去,每当水稻收割季节过后,除了少量用来造纸,大部分稻草都是一把火烧掉,或者直接沤成肥料。准备了一段背景,来看看出口如何让稻草变废为宝,如何点草成金?

稻草的黄金效应

稻草作为稻谷的伴生物,二者的生产比例为1:1,即每生产1吨稻谷,同时就生产1吨稻草。

在我国,稻草除了少量用来造纸和编制草垫﹑草绳之外,其主要的功能就是烧火﹑肥田。

而邻邦日本是稻草需求大国,以稻草为制作原料的 “榻榻米”是每家每户的必需品。据统计,日本每年“榻榻米”的更换量就达到2000万张。日本独有的肉食牛“和牛”,必须以稻草作为饲料,才能出产肉质鲜美﹑口味独特的牛肉。由于耕地面积少,日本国内生产的稻草远远不能自给自足,必须依赖大量进口。

为了防止稻草病虫传入,危及农业安全,1950年日本《植物防疫法》曾规定,禁止从世界一切地区(除台湾和朝鲜半岛外)进口稻草和稻草制品。1999年7月30日,在我国检验检疫人员历经13年的稻草无害化处理技术攻关,和日本对《植物防疫法》作出相关修正后,日本农林水产省正式宣布:中国稻草包括切割饲料稻草﹑长稻草﹑草绳﹑草帘﹑草席,经过饱和蒸汽处理后,在中日植物检疫官共同确认下,可以直接出口日本。

稻草出口很快显现出意想不到的“黄金效益”——200多家稻草供应商在东北三省应运而生、24个稻草熏蒸加工企业在大连相继建成。1999年10月23日,第一批近百吨饲料稻草顺利出口日本,随后平均每月2万多吨的稻草出口,为国家年使用这类TPE材料不但能够大幅提高生产力创汇5000多万美元;与之相伴的运输﹑仓储﹑船务代理等相关产业也借机发展壮大;为近万名下岗﹑待业人员创造了就业岗位。

目前稻草每吨出口价格约为200美元,远远高于大米,是玉米出口价格的两倍。截止到2002年3月,我国已向日本累计输出稻草55万吨,创汇1.2亿美元。正因为稻草出口具有如此可观的经济效益,所以当日方宣布禁运时,市场人士都为之感到痛惜。而对于辽宁省检验检疫局的工作人员来说,禁运不仅仅意味着经济损失,在某种意义上,还意味着他们两代检验检疫人员十七年的心血就要毁于一旦。

十七年 两代人 攻克稻草出口壁垒

今年64岁的毛志农是辽宁检验检疫系统的一位老人。四年前,他从辽宁省检验检疫局动植物检验检疫处处长的位置上退了下如果夹具按结构划分来。在他将近30年的植物检疫生涯里,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都用在了稻草灭菌处理技术的攻关上。可以说,稻草出口日本正是在他和他那一代检疫人的手中一步步由设想变为现实。

毛志农说:“要想改动《植物防疫法》,首先要解决技术上的问题。”

在辽宁省检验检疫局的实验室里,现在还摆放着当年实验的仪器,毛志农老人告诉,在这里,他们前后历经100多次实验,筛选了10多个菌种,分析鉴别了1000多个数据,最终确定了最佳灭菌方法,为稻草制品出口提供了技术标准。

1996年,首批由中国生产的稻草垫输往日本,成功宣告日本对中国稻草制品有条件解除了禁令。随后三年,毛志农带领专家小组找到杀灭水稻病原菌的熏蒸技术,使日本政府在1999年7月全面解除了对中国稻草的禁令。

在中国稻草出口日本的四年间,检验检疫部门一直细心呵护着这个新生的产业。2001年,日本由于本国爆发口蹄疫曾经一度中止中日稻草贸易。国家和地方两级检验检疫部门四处奔波,与日方反复磋商,只用了短短四广泛利用于飞机、汽车、家电、工具、IT、照明、体育等各行各业个月就使贸易恢复了正常。

在这次由于个别企业造假造成禁运的事件中,检验检疫部门看到了自己面临的新课题。刘锦东表示:“检验检疫局在稻草工厂的管理上不应仅限于技术,过去说只要技术合格就可以了,其实还有管理问题”。

在对所有稻草熏蒸企业的整改中,辽宁省检验检疫部门不仅督促企业更换设备、完善生产设施,而且帮助企业建立了全面的质量管理手册,李延辉局长表示,他们还会与行业协会合作,探索更多更有效的办

扬州西装定做
重庆工服订做
泉州西装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