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2-(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9:08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尤寅将蓝敏歆抱得极紧,仿若要将蓝敏歆揉入骨血中,与自己合二为一。

蓝敏歆大约是被他的异常行为感动,双手圈住他的脖颈回抱起他。

“若能一直这样多好!玥儿,若是哪天我不在了,你会不会想起我!”

蓝敏歆闻之心口闷沉。

他的话听来十分不吉利,她娥眉轻拧,眸光望向他,见他正含笑地望着她,一脸调侃,不由用指尖点了下他的脑门,笑道:“还没到入梦的时间,就开始说梦话了!”

尤寅嘴角牵牵,吻了下她的额头。

蓝敏歆被他这亲昵动作吓一跳,双颊滚热。伏在他肩头轻声说:“我会想你的!”

尤寅阖上眼,感受着此时怀中的温柔,心觉踏实。

倏然间,他睁开眼,眸光定定的,像是做了某个决定,趁着蓝敏歆尚没回神,一掌将她打晕。

蓝敏歆倒在他怀中,他望着她的俏脸,伸手抚了抚道:“对不起玥儿,此回,我绝不能让你涉险!”

蓝敏歆醒来,已是次日午时。

这一觉她睡得极沉,又极不安宁,待她发现自己睡过了头,大军早就出发。想到昨夜尤寅对她做过什么,心瞬间沉到谷底。

她隐约记得,尤寅在她晕眩前说过的话,心觉不安,拾了马鞭策马疾驰。

“尤寅,你个大傻瓜!”蓝敏歆几乎快要哭出来,不禁将速度加快。

然而她已与大军相差半天路程,此时赶去,怕是战事已开始。

黄沙漫天,旌旗飞扬,号角连连中,夹着战马的声声呼鸣。狼烟滚滚处,厮杀声不绝,蓦然间垂首,早是尸横遍野。

身着银甲玄袍的岑慕颇骑在强壮的黑马上,与一袭白袍,身披银色连环铠骑在枣红色战马上的尤寅持戈相对。

两人身后涌动着双方的将士,他们正在奋力厮杀,时不时有将士被对方刺杀从战马上滚落,顿时哀嚎不绝。

尤寅俊脸绷得紧紧,显然与岑慕颇相战,让他十分吃力。对方功夫了得,他是一早听闻过,只是没想到,他会高出自己这么多。

此回出兵,虽兵力多过岑慕颇,但在作战实力上却不及岑慕颇的一半,仅半天功夫,他的几十万大军,已被对方歼灭一大半,士气大衰,再战下去,只怕连逃生机会都无。

尤寅庆幸将蓝敏歆打晕,此时若是她,哪里受得了这份煎熬。

他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只希望他爱的人能好好活着。

岑慕颇是有备而来,阵式接连不断在变化,几乎让他招持不住,没一会功夫,他已被岑慕颇引至阵法圈中。

“阿寅!”蓝敏歆赶来时就看到尤寅被困在岑慕颇的阵法里。

她的心提得紧紧。

这阵法她觉眼熟,细一想,正是岑慕颇那日在营帐里当她面演习过的“武侯八阵”。

这人真够傲娇自大,若今日出战的是自己,焉能让他这般得意。

蓝敏歆策马赶去,却被岑慕颇的弓箭手瞧见。

一时间箭如雨落,她在马上左翻右闪,倒是避了开,可是身下的马儿可没那般好运,一连腹中好几支,终于跑不动,马呻**吟着倒在地上。

蓝敏歆弃了马,跑了去。

一边跑,一边冲尤寅喊道:“甲申同六庚、甲辰同六辛……”

尤寅正愁找不到生门,听蓝敏歆一喊,顿时认出这是“武候八阵”,心里霍然间有底,脑中迅即推算,手中长戈朝癸门方向攻去。

阵法如同龟裂的瓷瓶,尤寅破阵而出。

岑慕颇眉头蹙紧,朝着蓝敏歆的方向望去。

身旁的谭健凯急着想立功,见蓝敏歆坏了好事,眸光变得凶狠,从弓箭手中一把夺来弓箭,顺手搭起箭羽。

“嗖!”箭朝蓝敏歆射来。

岑慕颇面色大变,立马脚尖踮着战马背脊,朝蓝敏歆飞来。

眼看箭羽就要穿破蓝敏歆的心口。

岑慕颇惊呼:“歆儿!”

这一刻,他感觉心已蹦离心膛。

蓝敏歆闻声回首,见一支离弦的箭羽朝自己射来,吓得面色煞白。

“哧!”箭羽没入心口,随之而来的腥热喷溅了蓝敏歆一身。

尤寅一身是血地倒在蓝敏歆脚下。

“阿寅!”蓝敏歆抱起尤寅哭喊起。

她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没想到关键时刻,尤寅会奋不顾身地以身替她挡箭。

“你个傻瓜!为什么不躲开!”蓝敏歆哭道。

尤寅一身是血,嘴里也跟着吐着紫黑色血,“玥……儿!”他拼足了力气攥住蓝敏歆沁凉的手。

“我在!你不要说话!我帮你止血!”蓝敏歆泪如雨下,将身上带的创伤药全掏出来,可是惊惶失措地,又不知用哪个好。

尤寅无力地轻笑,“没……用……了!这箭……有毒……”

他每说一句,嘴里的血越发流得多。

蓝敏歆泪水哗哗直落,为了不惊忧尤寅,她只能咬住唇皮,不出声。

透过泪眼,她望着站在那如同一尊石像的岑慕颇,眸底的恨意越发浓烈。

岑慕颇望着眼前的两人,素指攥得“咯咯”直响。他强忍着要上去抱她的冲动。

他不知,她还能接受多大的打击,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尤寅的气息越来越微弱,蓝敏歆抱着他仰天痛哭,“你说过的,要带我走!你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就这么抛下我了!阿寅,你不要你死,好不!”

岑慕颇面上一片死寂,谭健凯私自放箭,他是绝不会轻饶的。这件事,他不知怎么跟蓝敏歆解释,可是无论他怎么说,都是他的错,就像三年前一样,他明明是让人放了她母亲的,可那人胆敢违抗他的命令,当着她的面把她母亲杀了。

“敏……歆……”尤寅虚弱地望着蓝敏歆,唤出了她的本名。

蓝敏歆没有吃惊,觉得她早该承认的,她拼命地点头,抽泣道:“对不起,阿寅我骗了你这么久!”

尤寅摇头轻笑:“我……从来就……没……有怪……你!”

最后一个“你”字,他含在了嗓子眼,再没力气吐出。

怀里的人无力呼吸,蓝敏歆放声痛哭。

蓝敏歆不知道,这世界与她还剩下什么,父母死了,苍叔死了……现在连她唯一最亲的阿寅也这么的走了。

她就那样木然地抱着尤寅的尸体哭着。

岑慕颇的士卒将她围在中间,她动也不动,大约也不想动了。

此回一战,岑慕颇大获全胜,可以说,他再次利用了蓝敏歆,一举歼灭众国,统一了这片大陆。

---- 作者寄语:下一章大结局,放在晚上老时间!在的都出来走个场啊!

莱芜安利产品服务网点莱芜安利店铺免费送货

保定急流槽模具急流槽钢模具施工水泥预制急流槽模具卖价

茂名市304不锈钢管定制招代理专注不锈钢源头工厂

太原非开挖工程HDPE硅芯管热熔温度190220

白银工程洗车机平板式

云南焊管厂家价格

新闻安阳PVC梅花管性能稳定

现货铁皮枫斗霍山石斛炖汤大全还是要选好品牌的

保定125风力发电大弯头施工规定

反击式联合破碎机邯郸重型反击式破碎机厂家直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