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多快乐有多堕落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0:00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楔子 七年前的故事

深夜,十二点,一个人头探出自己的房间,注视着旅馆走廊的一举一动。另外一间房门前站了一个中年男人,微胖,有一点秃头。

男人打着哈欠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后进去,把门关上。

人头从房间里面传来,鬼鬼祟祟。他拿起自己手上的身份证,插入门缝,“咻”地一下,门被打开。

他悄悄地走向床铺,床铺上的男人已经睡着——他很累,所以入睡很快。

进来的人小心翼翼地,翻着男人放在桌子上面的包。

“你是谁?老板!”那个熟睡的男人不知何时醒来,惊慌地看着眼前这个黑影。黑影怔住,但只用不到一秒就反应了过来。

他看着那个惊慌的男人,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

旅馆老板被刚才男人的喊叫吵醒,他冲到门口,敲打着门:“怎么了?”门被反锁,老板随身没有携带钥匙。

慌乱中,黑影抄起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猛地一下砸向了中年男人的头。鲜血喷涌而出,如暗夜中辉煌的星星一般炫目……

黑影拿起桌上的包包,拉开窗户逃窜而出。他前脚逃出,后脚门就被打开——他听到老板那惊恐的尖叫……

温柔之花,妖艳之花

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遇到自己的真爱,而那个真爱美得惊心动魄。然而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最不幸的事情就在于他的真爱是在婚后出现。

夏小龙有时候会想,如果自己可以晚三天结婚,那么命运是否会改写?又或者结婚后不和朋友去酒吧,自己是否就不会苦恼?

一个星期前,结婚才三天的夏小龙被朋友约去酒吧。本是寻常的喝酒,却不想遇到了一个让他心脏停止跳动的女人。

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他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独自饮酒,他的朋友因为尿急去了厕所。无聊间他四处张望,却无意瞟见了坐在吧台的那个女人。

她面前放着几个酒杯,是伏特加。

女人似乎感觉出有人在看自己,她回过头,看向夏小龙。夏小龙急忙收走自己的目光,撤退那一秒,他看见女人那玩味的笑。

他死了,他想。

后随便找了个理由提前离开酒吧,本以为这样就可以结束一场荒唐,可是却不想会在酒吧外面碰见那个女人。

女人靠在他的车上吸烟,举止雍容,让男人心醉。

“不好意思,”她手里衔着长长的女士香烟,嘴唇涂得极红,却不妖娆,有梦露的味道:“之前在酒吧我发现你一直在看我,所以想着出来和你打个招呼。”

她看向夏小龙手中握着的车钥匙,于是起身:“这车是你的?真是不好意思。”

“没……没关系……”夏小龙的内心被人看穿,有点不舒服——他之前的确总在看这个女人。因为看的心痛,所以选择离开。

“我叫陈苏,你呢?”

这本是个普通的名字,可由她的嘴里说出却有着另外的味道。

“夏小龙。”

“你好。”

“你好。”夏小龙莫名心慌,说话的时候都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目光。

两人似乎无话了。

陈苏见气氛有点压抑,于是便不住地笑,她笑的很美,像是暗夜里开放的一朵红玫瑰。

“我只是来和你打个招呼,出于礼貌而已。那……我先告辞了。”她笑着离开,一步一步。

夏小天忽而生了勇气:“等等,我送你好不好?”

陈苏回头,两手抓住包放在大腿间,她微微弯下身子:“好啊。”她爆出了自己家的住址,然后上车。

一路上,夏小龙都有意无意地看她。有一种女人就是这样,身上具备一种特殊的美,那种美让男人看一眼就再也无法收走自己那贪婪的目光,像一个穷了一辈子的人有一天忽而成了百亿富翁。

到了她家楼下,陈苏请夏小龙上去坐坐。坐在她家里,夏小龙更加不安于局促。她家有一种强烈的香味,像是香水,又像是天姿国色自来的体香。

失神间,陈苏已经端着咖啡走到了夏小龙的面前。她放下咖啡坐了下来:“对不起,我家里只有这个了,可能会害得你睡不着。”

“没关系。”夏小龙说。

咖啡越喝越想,欲望越来越浓。他跨过了道德的底线。

后找朋友帮忙,随意说了个谎话骗过了自己妻子。他朋友很能理解,来酒吧的男人有几个不风流?只是程度不同。

晚上,他向陈苏坦白了自己的情况,并且做出了道歉。然而陈苏对此毫不在意,甚至很妩媚地告诉夏小龙,自己对他一见钟情,不在乎他是否有女朋友,或者老婆。

当然,可能她早就知道,一个快三十的男人怎么可能还没有老婆?

夏小龙不欲多想,相信她不会破坏自己的婚姻。

第二天,因了时间还早,所以他不愿那么快回家,于是选择陪陈苏出去逛逛。不知是不是做贼心虚,他总是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

回头间,他看见身后不远处有一个穿了一身黑的男人。男人见他回头,急忙离开了他的视线。

“你怎么了?”陈苏流露出好奇的目光,她看的出来,夏小龙神不守舍。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人在跟着我。”夏小龙蹙眉说道。那个黑衣男人,夏小龙之前也见过,就在上一个路口,只是没怎么留意。

“会不会是你多心了?”陈苏笑着说道。说话间,她也回了一下头。忽而,她的目光怔住了,慢慢的变成了惊慌。“我突然不想逛街了,还是回去吧。”

“哦。”夏小龙应了一声。从陈苏的目光中他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但陈苏不说,自己便不问。

离开时,在一个路口他又一次看见了那个黑衣男人。男人也看见了他,一眨眼就快步离开了他的视线。

没有什么是瞒得住的

夏小龙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尽量不让自己老婆发现。多亏了他老婆是家庭主妇,每天都待在家,所以他总是可以做到天衣无缝。

相处一个月下来,夏小龙发觉自己愈发喜欢陈苏了。她很识大体,从来不提一个情妇应该提出的要求。

鉴于此,夏小龙觉得更加主动一点。

这天,他神秘兮兮地把陈苏约到了外面,陈苏好奇地问他要带自己去哪里,可夏小龙却不愿告知。

到了才知道,是珠宝行。

陈苏站在店门前,脸上写满了惊喜:“好好的带我来这里干嘛,这里的东西都很贵的,何必破费。”

夏小龙笑的皱纹都被挤了出来:“你这么美,送什么都不算破费。”他是个小老板,薄有家产。

陈苏礼貌性的客气了几句,却最终败下阵来跟着夏小龙走了进去。服务员很有礼貌,因为这里的东西不便宜,来消费的他们都得罪不起。

夏小龙把陈苏领到了一个柜台前坐了下来:“看中什么就买什么,不用考虑价格问题。”

陈苏的表情有点不好意思,眼神左右张望,后,她看向柜台中最炫耀的一个钻石戒指:“能把这个拿出来给我看看吗?”她指了指那个戒指,抬起头对服务员说道。

“可以的。”服务员笑着说道,她笑的时候谄媚的弯腰。

戒指拿了出来,陈苏戴在手上,抬起手,不住地看着手上的戒指,脸上是藏不住的欣喜。

夏小龙还来不及说你带着真好看就被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女人怒气冲冲地冲了进来,走到陈苏面前,扬起手就是一个耳光。

陈苏惊愕,夏小龙发怔——女人是夏小龙的妻子,李梦茹。她怒气冲冲地站在两人面前,瞪大眼睛咬着牙齿说道:“夏小龙,你对得起我,你竟然带这个贱人来这里买钻石!”

她怎么回来?她为什么回来?夏小龙惊慌起来。

那些服务员或许是见惯了这样的阵仗,一个个都很自觉地退开,为两个女人留下交锋的战场。

没有争吵,陈苏只是低着头,后,她拿起包包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急欲离开。

但李梦茹不愿她离开,她一把把陈苏拦了下来,往她胸口一推:“贱女人,想走吗?”

陈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夏小龙一把拉过李梦茹,然后看着陈苏说道:“你先走,这里我来搞定。”

陈苏如遭大赦,低着头小声说着对不起,一溜烟地离开了。

李梦茹见她离开,把一肚子气都撒在了夏小龙头上:“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我们两个结婚才一个多月,你就在外面勾搭别的女人,你对得起我吗?”

“有什么事情回去说,不要在这里丢人。”夏小龙张望着四周,发现他们被人围了起来。那些人表情各异,有惊愕的,有耻笑的。

他们成了众人眼中的戏码。

“丢人就丢人,你在外面玩女人的时候怎么不觉得丢人?”李梦茹不依不饶,夏小龙只好用蛮把她拉走。

在家中,两人吵了一顿,夏小龙负气离家。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李梦茹是怎么知道他和陈苏的事情的?

她有太多往事

到了陈苏家中,夏小龙看见陈苏在敷脸。刚才没有看清楚,李梦茹下手很重,半张脸已经红了。

“你没事吧……”夏小龙爱怜地看着陈苏说道。

陈苏摇了摇头,一缕长发坠在脑门,遮住了些许视线:“没事……对不起,我害得你和你妻子发生了争吵。”

“没事。”夏小龙说道。后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夏小龙在抽烟,陈苏低着头看自己的脚趾甲。

“你说,”夏小龙忍不住打破沉默:“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是报复么?是针对夏小龙的,还是针对陈苏的?夏小龙并未得罪过什么人,莫非是陈苏?他想到上次看到的黑衣男人。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我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似乎就有人一直跟着我们,那人是不是你的仇家?”

陈苏听后抬起头,目光惊愕。她咬着嘴唇,把头侧向一边说道:“其实……我刚才也在怀疑这件事情……我从见到他出现在我身边的第一次,就有不好的预感,我以为他要对我做什么,没想到竟然——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陈苏告诉夏小龙,自己是那个男人的前女友,甚至可以说是……情妇。但是后来陈苏渐渐地对他生厌,于是提出了分手。

男人曾经扬言要报复陈苏,当时陈苏并不当回事,没有理睬,却不想他真的照做了,还连累了夏小龙。

说完,陈苏又把头给低了下来,她小声地嘀咕着:“小龙,我觉得我们暂时还是不要见面比较好,因为你妻子……总要解决的。”

“你是要和我分手么?”夏小龙怔住了,不由得长大了嘴巴。

“不不不,”陈苏立马解释,她抬起的脸上写满了惊恐:“我不是……你知道的,我是真的爱你,只是想这件事情过去了我们在见面。我怕你的老婆会冲动。”

或许这是唯一的办法,夏小龙想大不了离婚,和陈苏在一起。

回家后,他提出了这个想法,李梦茹死活不同意,她认为自己没错,自己是原配怎么会错?夏小龙看着她,冷冷地说:“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

“那你和那个狐狸精有感情,对吗?”

“她不是狐狸精,她是我最爱的女人。”

“真讽刺,婚姻对她而言不过是用身体换取金钱,她是流莺。”

“那么你呢?”夏小龙冷然一笑:“你敢说你和我结婚不是因为我的钱么?”

李梦茹被他呛得说不出一句话。气氛一下子冷却了下来,李梦茹侧过脑袋,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半天,她说道:“离婚可以,分我一半家产,不然法庭见。”

“随便,法院怎么判,就怎么算。”他推开门离开了家。

本以为把这个消息告诉陈苏她会很激动,可夏小龙却发现陈苏此刻并不在家。他敲打着房间的大门,却没有人来应门,甚至她的邻居也没有出来。

沮丧中他只有离开。可他不想回家,因为刚才已经把话说死了,所以不能回家。他用身份证在附近的宾馆开了房。

他已经很久没有住宾馆了,因为只要一进入宾馆,夏小龙就会想起当年的事情——那是七年前的事情,他曾经在宾馆杀过人。

因为钱,所以他杀了一个中年人。

这次他一共在宾馆住了七天,每天他都会去敲陈苏家的门,希望她可以开门。但是每次都无功而返。

他从陈苏邻居口中得知,陈苏的房子是租来的。难道她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这么快?可那天从自己出来到返回不过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一个人就可以消失么?

皇天不负有心人,夏小龙终于还是知道了陈苏的消息,不过并不是活着的陈苏,而是死去的陈苏!

他在上网时看到了一则消息,说是本市被人发现了一具女尸。尸体是在河中被发现的,死亡时间距离现在已经有一个星期左右。

死因是脖子被人砍了一刀。

因为在水里浸泡了一个星期,所以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全身的肉都被泡的发白发肿,更恶心的,是脖子的伤口里还潜伏了一条小鱼!

尸体被捞上来的时候,那条鱼还活的好好的,甚至还一跃而出,掉在地上跳了几下。

虽然尸体已经无法辨认,可夏小龙仍旧认出那具尸体就是陈苏。因为尸体的穿着和陈苏失踪那天的衣服一模一样,而且尸体手上佩戴的手镯也是夏小龙特地订制送给陈苏的,款式是专人设计,外人无法模仿。

看到这则新闻后,夏小龙两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醒来时已经很晚,他急匆匆赶赴警局认识。警察带着他到了停尸房。

陈苏的尸体就那么安静地躺在床上,近距离看比网上的图片更加让人心寒。她的五官全部挤在了一起,就像是一个肉球,两个眼眶空荡荡的,按照警方的说法,可能是被虾米或小虫吃掉了。

“节哀顺便,我们一定会查出凶手的。”警察麻木冰冷地说道。

“我知道凶手是谁!”夏小龙觉得,那个黑衣男人的可能性最大。他向警察说出了这件事情,以及他和陈苏的关系。

警察听后蹙眉说道:“我们会去调查的。”

说着,便打算带夏小龙走出太平间。离开的时候,夏小龙还依依不舍地看着陈苏的尸体。忽而,他看见陈苏的喉间微微作动——又一条小鱼钻了出来。

那鱼掉落在床单上欢呼雀跃,让夏小龙恨不得把它捏碎。

“对不起,”警察看着夏小龙那冷冰冰的脸说道:“因为……因为尸体才被打捞,又没有人认尸,所以我们不敢贸然解剖,没想到竟然还有一条鱼待在里面,它可能是靠……”

他没有再说,因为后面的话实在残忍——它可能是靠蚕食尸体的血肉而存活下来的。

之后的好几天,夏小龙都像是游魂一样。

一直到五天后,警方打来电话,告诉他凶手并不是那名男性。因为他们经过调查,发现那一整天他都和朋友在一起,认证物证都有。

不是他,那是谁?夏小龙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她是被谁埋葬?

想了一个下午,夏小龙把怀疑的目光锁定在了一个人——李梦茹。

她恨陈苏,恨之入骨,很有可能是她干的。夏小龙之前一直没有想到这里是因为李梦茹当时没有离开家门,可是他却忘了,其实李梦茹可以买凶杀人。

想到这里,他便急匆匆地赶回了家。

推开门,李梦茹正在沙发上面看电视。见自己丈夫回来,她也只是冷冰冰地看了一眼。

“是不是你干的?”夏小龙没有多说一句,开门见山地说道。

李梦茹诧异地看着自己丈夫,蹙眉说道:“你说什么?什么是我干的?”

“是不是你杀了陈苏?”

李梦茹听后,不由得笑了一下,表情轻蔑,她侧过脑袋说道:“哦,原来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那具无名尸体就是那个贱女人啊。她死了?呵呵,这种贱女人死不足惜,要她命的人肯定很多,排队我都不知道我是第几。”

“我问你,是不是你干的?”夏小龙根本不听,直接快步走到自己妻子面前,黑着脸,逼视着她说道。

李梦茹不愿意看他的表情,也跟着站了起来,她扭过身子,看向另一边说道:“如果是我干的,那她就不会死的这么体面。我一定会把她开膛破肚,挖开她的心看看到底是不是黑色的。”

夏小龙伸出手一把拉过自己妻子,他紧紧地握着他的手,高高举起,冷着脸继续说道:“除了你,还有谁会做这种事情?”

李梦茹费劲地抽出自己的手:“你疯了,你这个疯子。”

“你才是疯子,只有你会这样,因为你恨她。”夏小龙猛地掐住了自己妻子的脖子,青筋暴跳着说道:“你这个贱人,你杀了她,你杀了她……”

他已经疯了。

窒息间,李梦茹死命挣扎,她敲打着夏小龙的手,却丝毫不起作用。忽而,她伸出右手抄起茶几上面的刀,狠狠地在夏小龙手上割了下来。

“啊……”夏小龙吃痛松开了自己的手。

“你疯了,你疯了,你滚……”李梦茹一手拍打着自己的胸部,一手拿着刀指着夏小龙说道。

夏小龙捂着伤口,喘着气推开门离家而去。

晚上,他包扎好伤口回家,推开门发现自己妻子似乎不在家。

他以为李梦茹是负气出走,便没有多想。然而,一推开卧室的门,却发现自己的睡床上躺着一具尸体——是李梦茹。

她睡在上面,头发被人扯下一大片,露出鲜血淋漓的头皮。她四肢大开,一张脸上写满了惊愕,脖子上还有白日的掐痕。

她的胸部,一片血肉模糊,那里的肉全都烂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马蜂窝。

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子血腥气。

是谁做的?是针对自己么?

来不及多思考,因为今天下午争吵的声音实在太大了,很有可能邻居都听到了,根据这些,警方极有可能怀疑是自己做的。

夏小龙在惊慌间逃窜出了家门。

他奔跑在暗夜中,宛若疯癫的鬼魂——而他没有发现,此刻在楼下,正有一个人影在注视着自己。

人影浮现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半个月后,有人在一栋烂尾楼中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躺在地上,胸口插了一把刀。因了半个月的时间,尸体已经开始腐败,他的身体和衣服粘连在了一起。

整个身子已经腐烂了一半,内脏裸露在外,可以清晰看见肋骨。密密麻麻,他周身爬满了蛆虫,一张脸,已经被吃的千疮百孔。

甚至还有老鼠,在他赤裸的胸膛里下了一窝崽子,和那些蛆虫一并分享着这份珍馐。

后,警方根据死者携带的证件以及还原的尸体做出了判断,他正是失踪了半个月的夏小龙。警方怀疑他因为失手杀死了自己妻子而畏罪自杀。

这件事情被这个城市足足讨论了一个星期,渐渐的,才归于平静。

随便爱上一个人很危险

在飞往日本的飞机上,陈苏靠在车窗前,那个黑衣男子坐在她的身边。

其实,她不叫陈苏,她叫做应天雪,而那个男子,叫做应天宇,他们是亲兄妹。

一切的一切,都和七年前的一起命案有关。

七年前,他们的父亲为了讨生活而去外地做生意,却不想在宾馆内被人把财物洗劫一空,并被人谋杀。

一个家庭失去了男人,剩下的那个女人受不住打击最终疯癫而死。应天雪和应天宇成为孤儿,被他人认领。

好不容易,两兄妹才终于重逢。重逢后的他们这些年来一直在做着一件事情——那就是打探谁是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

他们的祖先,曾经是孙殿英的一名部下。孙殿英曾经带兵挖了慈禧的墓,以至于他们祖先传下了一件珍宝,而那次,他的父亲所出售的物品中,正好有那件珍宝。

通过这个线索,他们不断地查探,最终探查出这个物品只在一个人手中出货,那个人正是夏小龙。

毫无悬念,他是杀害他们父亲的凶手。

两个人开始查探并试图接近夏小龙。当应天雪知道夏小龙经常在那间酒吧喝酒时,便想以此接近他。

聪明的她,从眼神中读出了这个男人对于自己的别样想法——这为她后来的报复提供了良好的平台。

她成了他的情妇。

和他在一起后,她便让自己哥哥跟踪自己,以此来制造他是自己前任的假象好迷惑夏小龙,为她之后的行动铺路。

应天雪故意让自己哥哥把她和夏小龙的事情告诉李梦茹,借此让李梦茹大吵。然后她便玩起失踪,并用一具和自己身材差不多,相貌相似的女尸来冒充自己。

她以此让夏小龙和李梦茹争吵——这么多年来,她猜度人心和察言观色的本领学的最好,她知道夏小龙一定会为此和李梦茹大吵。

他们的争吵,很容易惊动邻居,再加上珠宝店那件事情,只要李梦茹一死,全世界都会怀疑是夏小龙因为猜测李梦茹是杀人凶手而失手杀了她。

这样,当他们杀死夏小龙时,别人也只会认为他是畏罪自杀。

其实潜入李梦茹家中杀死她的时候,应天雪和应天宇也有过愧疚,可是,谁又不是曾经无辜?若不是夏小龙,他们应该还是天使,怎会落入地狱成为路西法?

看着窗外的云层,应天雪发出了一声叹息:“爸爸,我终于为你报仇了。”

闭上眼睛,她想起夏小龙临死时的惊慌。是不相信自己还活着,还是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对他么?

要怪就怪你自己贪婪杀死我们的父亲,要怪就怪你自己沉迷在我的美色之中被我复仇吧。应天雪想。

有时候,随便和一个陌生人相爱并不是好事,看似美丽的糖果,其实很有可能是毒药,致命的,让人痉挛而死的。

随便爱上一个人,很危险。

应天雪看着日本的樱花想道:真美,自己以后的人生应该也会像是樱花一样灿烂辉煌吧。

北京离婚咨询

易轶

易轶